当前位置:金博宝188欢迎您 > 新闻中心 > 人物风采

刘延山:九个月的海外之旅 在组织关心帮助下回到家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5日 编辑:新闻中心

  我叫刘延山,是那个滞留在海外的10所人,而今天,在组织的关心和爱护下,我终于回到营康西路85号,不禁感慨万千。

  自2021年3月12日赶赴纳米比亚,5月24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转机受阻后,我经历了六个多月的隔离生活,近两百个日夜。随后,我转机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完成了新的工作任务,经过21天的隔离,终于踏进了回国飞机的舱门。安全落地广州白云机场后,由于与某入境隔离人员(后查出奥密克戎病毒)存在时空伴随,我成为了密切接触者,到达成都后第一时间就被送往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2022年1月3日,我终于被解除隔离。这一刻,没有人能比我更能体会什么是幸●!>鸥鲈碌摹捌础保丶艺庖豢蹋业鹊锰昧●!

  人在“囧”途的故事开场

  2021年年初,海外新冠疫情依旧非常严重,受集团公司委派,我和邓义兵、黎磊三人组成维修小组,于3月12日赶赴纳米比亚航天测控站,执行某系统中修任务,为后续的“天和”核心舱、“天舟”货运飞船及“神舟”载人飞船提供测控技术支持。

  一路上,为了保证在旅途中不被新冠病毒感染,无论是转机还是飞行过程中,我们全程共36小时未曾摘下口罩和眼罩,更别说喝水吃饭了。等到飞机抵达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我们得身体已经极度疲惫。

  然而,温得和克并不是最终目的地,我们此行的目标是坐落在沙漠地带400公里外的纳米比亚航天测控站。一路上,我们无心欣赏异国的美丽风景,当车行驶到一处宽阔的无人地带,大家赶紧让司机停车,下车拿出背包里携带的食物和水,在路边狼吞虎咽起来,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颇有几分人在“囧”途的味道。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一路颠簸终于到达纳米比亚航天测控站。纳米比亚航天测控站是我国在南半球建立的规模最大、功能最齐全的综合性测控站,由于神舟飞船返回段航程始于南部非洲靠近纳米比亚上空,因此纳米比亚航天测控站对神舟飞船以及即将执行的“天和”核心舱实现全程跟踪测量就显得格外重要。

  我们本次任务的目标是修复某系统中因设备严重老化、锈蚀的天线系统,信道系统及其他子系统,使该系统重新“焕发”青春,以崭新的姿态迎接“天和”核心舱任务及后续重大的航天测控任务。

  由于签证问题,我们比西安某所的另一支维修队伍整整晚到了一个多月,工程进度也落下了一大截。落下的工期就只有通过加班来追赶,我们三个人来不及卸下旅途的疲倦,也来不及倒时差,就直接投入到紧张的维修工作中了。

  旧设备、旧电缆拆除,新电缆裁剪、制作和焊接,新设备安装和调试,我们对待每一项工作都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力争做到零差错,连续奋斗了一个多月,终于赶上了天线的安装进度,在天线吊装的前一天完成了所有新线缆的制作和新设备的安装。工作进入到设备调试、分系统指标测试、系统指标测试以及后续整个系统的入网验证阶段。每一次故障排查、技术难点的解决都意味着我们要加班到深夜。

  在整个系统调试、测试过程,团队集智攻关,提出了十余种方案解决该系统维修改造重点、难点问题。最终,我们圆满完成了系统入网验证任务,把一套设备性能优良、各项指标合格、“满血复活”的测控装备交到纳米比亚测控站的工作人员手中。

  在后续的日子里,我们维修改造的系统完美地完成了“天和”核心舱任务、“天舟二号”货运飞船、“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任务。任务告一段落,也到了跟纳米比亚告别的时候了。我们订好了5月24日从温得和克经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飞上海的航班,心情也随着回家日期的不断临近而渐渐激动。而我更是因为刚好可以赶上儿子高考的时间而对回家充满了迫切的心情。

  曲折的回家之路

  归国的日期到了,带着答应给儿子买的跑步鞋,穿戴上事先准备好的防护服、口罩、防护眼罩,经过5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三人于当地时间晚上9点抵达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国际机场。

  根据机场要求,我们需要做一次核酸和血清抗体IGM快速检测,两个小时后,我的两个同伴都顺利拿到了检测报告并完成了登机手续,唯有我被告知血清抗体IGM抗体检测超标不能登机(正常值是小于1,我的是1.38)。我急忙跑到登机口向航空公司检票人员解释,我打过疫苗,有疫苗证明书,但工作人员根本不听解释。

  这时,我接到同伴黎磊的电话,他焦急地对我说,“你怎么还没登机,飞机马上滑出停机坪了●!”话音未落,我就看到我将要乘坐的那架ET684飞机慢慢滑出停机坪,滑行、起飞,直至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我被滞留在亚的斯亚贝巴国际机场了。

  后来了解到,那一趟航班跟我相同境遇的人共25人,经过与埃航的一番交涉,我们暂时被安置在格兰云天隔离酒店,每隔10天左右就去华大基因检测机构,检查我的血清抗体IGM是否阴性。

  亚的斯亚贝巴的隔离生活

  我经常站在隔离房间的阳台上,看到亚的斯亚贝巴的大街上很多人都没有戴口罩,而埃塞俄比亚每天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达几千例,当地人的防疫态度似乎从恐惧到了麻木,贫穷使全民检测无从谈起,缺少疫苗和医疗药物,让新冠病毒在亚的斯亚贝巴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肆虐传播。这些景象更加增强了我想方设法降低IGM抗体浓度,从而尽快回国的迫切愿望。

  又到了例行检查核酸和血清抗体的日子,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6月15号。我刚做完核酸和血清抗体检测,从医院门口走出来,迎面走来三个黑人,以推销盒装纸巾为幌子,抢走了我的手机,等我回过神来想要追赶时,他们已不知所踪。

  隔离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6月20日晚上,吃了酒店工作人员送来的餐食,我肚子很不舒服,到了晚上9点,开始上吐下泻,发起烧来。当时我想扛一扛,忍过去就好了。但没想到,到了第二天凌晨1点,我的体温还是没降下来,身体因为腹泻也脱水得厉害,在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刻,我凭借着本能,一路扶墙走出酒店找到一辆出租车,要求司机送我去了最近的医院。

  经过一系列抽血及化验,我被确诊患上了急性肠胃炎,还有严重的脱水伴随高烧39.3度,不及时来就医的话,恐怕会有生命危险。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我终于康复出院,回到了原来的隔离酒店。

  听说吃莲花清瘟胶囊、喝板蓝根、喝绿茶都可以降低IGM抗体的浓度,我赶忙托人高价买来这些,每天吃每天喝,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我的IGM抗体的浓度下降得非常缓慢。

  在我滞留埃塞俄比亚的隔离期间,所领导、部门领导喝同事都非常关心我的情况,不断鼓励我,表示一旦血清抗体检测结果过关,组织上会尽一切力量帮助我回国。他们还时常到我家里安慰我家里人,不断联系中国驻当地大使馆关注归国人员政策变化,这些都令我倍感温暖。

  一波三折的回家之旅

  隔离期间,埃塞俄比亚国内安全形势空前严峻,多地爆发极为惨烈的内战,站在阳台上,不时能看到刚刚入伍的政府军士兵坐上汽车挥舞着旗帜,喊着口号,一辆辆汽车载着他们开赴前线。

  这时,我接到集团公司的通知,要我去肯尼亚执行某设备维护保养项目。就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逐渐陷于混乱之前,10月24日,我飞离了埃塞俄比亚来到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

  在完成该设备维护保养任务后,我被肯尼亚航空送到指定的隔离酒店执行21天严格隔离。在最后一周隔离中,我的几次核酸、抗体检测都顺利通过,紧接着申请绿码的相关材料也上传了,我直接拿上行李到机场等大使馆审批绿码。离登机时间还有2小时,我的健康码终于审批下来,却是红码,显示“护照号与本人不符”。经核实,检测机构在我的IGM抗体检测报告上输错了我的护照号,只能等把修改好的报告重新上传申请健康码。

  接下来就是焦急的等待,机场气温不高,但我额头上的汗水却不停流下来,心也“砰砰”地加速跳。终于,在离登机不到1小时的时候,我收到了大使馆给我的通行证---绿码,我气喘吁吁地跑到登机口,直到登上了飞机,入座后,我的心才终于安定下来。

  飞机安全飞抵广州,通关后我被送到了东莞国际健康驿站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虽然之后还有些小波折,但如今,总算是结束了“漂泊”,回到了家。

  在组织的关心和爱护下,解除隔离后,我已经以更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了新的工作中去●!靶酃芈勒嫒缣衤醪酱油吩健保谑迪趾教烨抗男抡鞒讨校医 “追求卓越品质,超越顾客期望”的精神,牢记历史使命,做好筑梦九天的航天军工人。

打印 关闭